从三个月到二十年,我的抗癌路是这样走过来的-肿瘤康复乐园
登录 | 注册

从三个月到二十年,我的抗癌路是这样走过来的

时间:2019-06-19 09:28来源:康复乐园 作者:康复乐园 点击:
从三个月到二十年,我的抗癌路是这样走过来的

从三个月到二十年,我的抗癌路是这样走过来的

在我们当地医务界,我可谓是臭名远扬,据说肿瘤学会开年会,总会提到我的名字,有资深专家惊叹,这样的患者怎么到现在还活着!说这话的是十三年前判我最多只能存活三个月的专家。在我院的某些肿瘤科室,听说晨会交班也常常在议论我,认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常不可思议。

有的医生对我说:医学书要因你而改写。而对于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,医生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看法,有的认为是好心态让我活到现在,有的认为是郭林新气功救了我的命,有的认为是内分泌药在我身上起了很大的作用,也有的却认为我所患的这种癌症本来就是惰性实足,发展很缓慢,所以不至于要了我的命。但是所有这些不同的看法猜测,都是在我活了二十年之后的看法,想当初医生们又是怎么说的呢?

1997年我做完手术去上海医院进一步治疗,当时我有一位同事与我同病在同治,上海专家告诉我们,与同事相比,我不仅已有淋巴结转移,甚至连脉管里都已有癌栓,他给我打比方,就是海陆空运输队都在运输了,预后很不好,而那位同事还只有一条路在运输,比我预后好(一年后我的同事因恶劣的心情去世)。过了不到一年半,我不幸被言中刀疤处复发了,上海专家告诉我没有什么好办法,因为已手术过放疗过,所以这些手段都不能再用了。

我问能否再打化疗,上海专家说,那你就打吧!问要打几个,专家长长地叹了口气说:唉!打到哪里算哪里吧!后来我到省医院去治疗,医生每给我用两次化疗看看效果不好就给我换药,结果是化疗副作用折磨得我死去活来,胸壁上肉眼可见的肿瘤却纹丝未动,甚至边打化疗边转移,肿瘤从左胸壁又转移到了左肩膀处,挖出来再做病理切片,连肿瘤性质也发生了改变。

最后不得已再在胸壁上放疗直至胸壁皮肤大面积溃烂,经过一个多月的进口药局部换药,总算使创口愈合,却留下了大面积的疤痕,由于胸壁接受了多次的反复放疗,主管医生预测十年之后我的胸壁将会完全纤维化,心脏也会因此受到压迫,生活质量会因此变得很差。(这种现象后来没有发生,得益于练郭林新气功,这是后话)。

结束了省肿瘤医院的治疗,已是2000年,我回家开始按照医嘱服用内分泌药治疗,可是就在服用内分泌药期间,肿瘤再一次发展,这一次是转移到腋下。于是又开始换用内分泌药物,却发现肿瘤并没有停止发展的脚步,从2000年至2004年,在服用内分泌药期间,腋下肿块一直在渐渐增大,2003年,我院专家看了我的肿块大惊失色,告诉我们的院长我大概只能存活三个月了。在当年一次外出游玩途中,又不慎发生了第四腰椎骨折事件,沪、杭专家会诊考虑为骨转移,认为我已是晚期的晚期(后来我卧床休息加练气功,两个月后又可健步如飞习练郭林新气功,说明这次只是游玩不慎造成的普通骨折)。

2004年我在换用内分泌药法乐通期间,又出现子宫内膜增厚事件,被怀疑为子宫内膜癌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院医生都劝我再做化疗,认为我还年轻,绝对不要轻易放弃。此时我却做出了一个在现在回顾看来非常正确的重大选择,我决定逃离医院,远离医生,因为那时前期化疗留下的后遗症还很厉害,我说不动话,舌苔剥脱全无,牙龈出血持续已一年多,每天只是用海绵棒轻轻擦拭都会流血不止,我的整张脸因为化疗变成了一张斑驳的地图。所以我跟医生说,我不能再接受化疗了,我已经毫无元气,再治疗我可能会因化疗死去。就这样,我从此逃离了自己当地的医院达14年之久,我怕同事们的关心会加重我的恐惧心理,索性再也不到医院接受检查,而是带着腋下巨大的癌块去上班了,我想利用工作来忘掉疾病。

我每天乘坐学校的班车到大学城上班,身边的同事全然不知我的病情,都以为我是与他们一样的健康人。个别知道我病情的同事觉得不可思议,他们问我,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能迈开腿来到学校上班。2005年,我当年的主刀医生在我的办公室遇见我,先是夸我气色好,看到我腋下肿块的情况后却大惊失色,他告诉我,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下精神了,你的精神千万不要崩溃,否则一切都全完了。也有的同事对我说,你要是我的女儿,我要将你绑起来送到肿瘤医院去治疗。

那段时间,我对外界的这些干扰一概置之不理,除了工作,我坚持每天早中晚三次习练郭林新气功,然后一头扎进中医中药书籍之中寻求我所需要的资料,学习自己开方用药。与此同时,我还加入浙江省科普作家协会进行医学科普创作,加入当地癌症康复俱乐部担任副会长,参与编辑出版抗癌书籍。后来我自行停服了内分泌药物,子宫内膜在停药8个月后恢复正常,子宫内膜癌之说自然破灭,对此福建省肿瘤内科的刘主任曾发来短信对我的做法大加赞赏。然而在停用内分泌药之后,腋下肿块在2005年明显增大,已达10公分(这次的肿瘤发展似乎与停用内分泌药有关),我为此上北京诊治,我国乳腺癌内分泌泰斗级专家看到我的腋下肿块如此之大,对我尚能工作、还能出书深感惊讶,我问他有没有见过我这种情况,他说有,问他这些人预后如何?他说都去世了。

他让我家人进去跟他谈话,我说只有儿子随我来京,儿子还小,不要告诉他,他说现在不告诉他,将来更残酷,我笑着回答,不会的。他让我用靶向药,因为昂贵的治疗费用遭到我的拒绝。我在北京请我的气功师傅对我的练功进行了进一步的指点,回家之后继续自己原先的生活状态,也不服用任何西药,包括内分泌药物,却惊讶地发现腋下肿块逐渐开始缩小,但同时发现肿块出现溃烂。那是2006年3月,我找多名肿瘤科医生诊治,都被告知剩下时日不多,恐怕只有十天半月好活了。某肿瘤外科主任让我取大腿与背部皮肤植皮做姑息性手术,我没有采纳。从此以后肿瘤逐渐消退,直至2008年完全消失,引发了全国范围的轰动效应。

​其实癌症也并不是很可怕,要得到科学的治疗与合理有效的康复,带瘤生存几年,几十年都不是难事,康复乐园自98成立以来,一直致力于肿瘤康复,更肿瘤康复资讯,请关注“康复乐园”公众号平台了解。

(责任编辑:康复乐园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栏目列表

联系

联系我们

扫描